【烟台故事】也谈芝罘日本神社

    今年1月18日,在《烟台晚报》“烟台街”版上看到魏春洋先生写的《烟台山上的铁证》一文,文中写到抗日战争时期,日军曾在烟台山附近建了一所日本神社,但不知当...


    今年1月18日,在《烟台晚报》“烟台街”版上看到魏春洋先生写的《烟台山上的铁证》一文,文中写到抗日战争时期,日军曾在烟台山附近建了一所日本神社,但不知当时神社的具体位置。笔者记起,上世纪七十年代时住在东升街,曾听附近的老人们说这个日本神社旧址就在烟台山下的进德路南头。
  进德街位于芝罘区解放路北段路西,长60余米。建于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前后,取吉祥字意命名,是一条短小的“U”形街,南起北至均为解放路。进德街西侧,于1952年被烟台市第二医院(今烟台山医院)征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拆除,扩道盖楼。建国前,街中设顺和成木瓦作坊。日军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到四十年代初在街南头建筑芝罘日本神社,具体位置就在原市立第二医院太平间的位置。
  这座日本神社,完全按照日本古代建筑风格设计,用优质木质材料装饰,颇具日本寺庙风格。日军面对烟台猛烈的抗日战争,早就预料到会有不少官兵死亡,所以在他们占领烟台后不久就抓紧建造这座神社。他们在环山路路口还专门建造了日本人专用的火化场。日本神社供奉的全是些有一定级别的日本军官的神位,而一般士兵死后都会火化后在山坡上埋掉。在神社里的骨灰和神位最终会运回日本安放。
  每逢星期天,日本官兵一大早就轮流排着长队来到这里集体参拜。当官的大都穿着黑色和服,光着脑袋,首先进去参拜,他们站成一排,个个在神位前俯首躬身的同时,嘴里还念念有词。而站在外面的那些士兵却要等到最后才能进去参拜。此时,他们看着里面的参拜情景,有人不知是想起家乡家人,还是担心来日自己也会成为亡灵而呜呜哭出了声音。
  每次日本人举行参拜,都有很多烟台市民围观并暗自高兴。因为他们看到了日本武士垂头丧气、威风扫地的场面。有资料记载,当时围观的人群中,就有烟台张裕公司创始人张弼士的年仅十几岁的孙女张世禄和她的妹妹,之后不久,年轻的张世禄成长为我党战斗在隐蔽战线的英雄,为第一次解放烟台,肃清敌特、叛徒立下了大功。笔者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住在东升街,也多次听到住在这周围的几位老人说起关于围观日本神社参拜的事。其中一位老者说:大约在1942年,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坐镇烟台指挥万名日军大扫荡时,有一天突然全市戒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第二天,一名日侨悄悄告诉他,昨日,冈村宁次大将亲自到芝罘日本神社参拜,任何人不得围观。有一少年,出于好奇,向里张望,被日寇宪兵队当场刺死。
  非常遗憾的是,没有见到芝罘日本神社留下照片之类的原始证据。日军占领烟台期间,残杀了十几万烟台军民。我们应当牢记那段历史。

撰文:王伟敏

来源:烟台晚报《烟台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