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与“重庆号”巡洋舰的红色记忆

七十年前,1949年2月26日早晨,一艘庞大的战舰驶入了烟台港。自从北洋水师的身影从黄海消失起,烟台人已经有55年没有见过这样巨大的中国战舰了。这艘受到烟台党政...


七十年前,1949年2月26日早晨,一艘庞大的战舰驶入了烟台港。自从北洋水师的身影从黄海消失起,烟台人已经有55年没有见过这样巨大的中国战舰了。这艘受到烟台党政军各界热烈欢迎的战舰,就是中国海军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重庆号”巡洋舰。作为当时东亚各国拥有的最强战舰,孤身到访的“重庆号”目的何在,它身上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呢?

“重庆号”巡洋舰之所以著名,首先源于它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是最强的战舰。1948年,英国政府为了抵偿二战期间征用中国船只的损失,将林仙级轻巡洋舰的4号舰“曙光女神号”赠与当时的国民政府,改名“重庆号”。

当时日本战败已被解除武装,在抗战中同样几乎拼光的中国海军,凭借各国“赠送”和战败国赔偿,自甲午战败后再次夺回了东亚第一的宝座(在不计算美国、苏联、英国、法国等域外国家的前提下)。重庆号作为当时中国海军唯一一艘巡洋舰,更是成为了鹤立鸡群的存在。舰上水兵都是曾经赴英国朴茨茅斯深造的高材生,是当时中国海军的精英力量。最强战舰+最强战士的组合自然让“重庆号”巡洋舰成为了当时国民党海军的最强王牌。

遗憾的是,“重庆号”来到中国的第一仗却是向同胞开火。1948年10月10日,“重庆号”巡洋舰对人民解放军塔山阵地展开炮击,凭借其自动装弹的6门152毫米主炮,以每分钟6至8的频率,向解放军塔山阵地倾斜火力。尽管几乎打光了所有炮弹,从葫芦岛方向增援锦州的国民党东进兵团还是被解放军钢铁般的意志阻挡在了塔山阵地前,凋敝的民生、暗淡的战局,“重庆号”上的水兵对国民党反动统治愈发感到憎恨,反抗的怒火就这样在众人心中蔓延燃烧开来。

“重庆号”巡洋舰一生最辉煌的时刻很快就到来了。1949年2月25日凌晨,再也不愿在内战战场上为反动派卖命的“重庆号”水兵,在“重庆号”士兵解放委员会的带领下成功起义。经过25小时的航行,行程520海里,“重庆号”最终到达刚刚解放的山东烟台港。航行途中,“重庆号”甚至做好了与驻上海的英国远东舰队和驻青岛的美国西太平洋舰队开战的准备,好在最终有惊无险。

“重庆号”的起义极大震撼了当时的国民党海军,对之后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起义等一系列起义起到了很大的影响。据说,蒋介石接到密报勃然大怒,甚至策划派舰队讨伐“重庆号”。但面对吨位大、航速快、火力猛,电子设备、人员素质都高出一个数量级的巡洋舰,没有一个国民党舰长敢接这项“自杀式“的任务。毕竟,这艘军舰曾在二战期间击沉巡洋舰、驱逐舰、登陆舰、商船等各型舰船42艘,仅被它重伤的驱逐舰就达到九艘,国民党海军当时的几艘二手驱护舰根本不是对手。

在向美国求援无果后,蒋介石派出空军B-24型轰炸机对“重庆号”轰炸,3月3日下午,党中央复电批准“重庆号”开往葫芦岛,一代名舰在夜幕的掩护下驶离烟台,向着西北方向开去。

后面的故事充满了悲壮的色彩,“重庆号”被国民党空军炸伤,于1949年3月20日自沉于葫芦岛港池内。建国后,中苏双方将其打捞出水,终因修复耗费过大以及不能融入当时人民海军作战体系等原因,“重庆号”巡洋舰最终被拆解。

建国后,人民海军的战斗序列里再也没有了巡洋舰这一舰种。作为一艘传奇战舰,“重庆号”巡洋舰身上寄托的中国海军强国梦没有消散。正如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给全舰官兵的慰问电中提到的那样:“中国人民必须建设自己强大的国防。除了陆军,还必须建设自己的空军和海军。而你们舰将是中国人民海军建设的先锋。” 1949年5月,党中央决定以重庆舰起义官兵为基础成立了新中国第一所人民海军学校——安东(今丹东)海军学校。刚刚经历了与国民党空军浴血奋战的战士们,带着征尘走向了军校的课堂。从这里走出的人民海军军人,走过天安门,走向一个个人民海军的战位,把中国人走向深蓝的追求代代相传,最终铸就了今天壮绝海天,傲游于全世界海洋的强大力量。

一座英雄的城市,一艘传奇的战舰,它们擦肩而过的历史瞬间,仿佛古老的预言,预示着一个民族浴火重生,正在驶向属于自己的新纪元,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为烟台这座城市的记忆增添了一抹历史的厚重与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