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胜‖我的烟台情结

(总第213期)                       主办:烟台市散文学会                  协办:烟台市作协散文创作委员会主   编:...


(总第213期)

                       主办:烟台市散文学会 

                 协办:烟台市作协散文创作委员会

主   编綦国瑞

执行主编刘学光

本期执编刘学光 于里杰

我的烟台情结

◎王福胜

2018年9月17日收到烟台市散文学会寄来的《会员证》,心情象游子收到家中来信一样兴奋。被接纳为会员,不仅让我能够徜徉在这块纯文学沃土中,汲取养分,滋润干涸的心田,也圆了多年回烟台的梦。为什么这么说?这还要从头说起。

我是1945年烟台生人,1949年随全家迁回老家莱州(那时称掖县)。对解放前的烟台,我脑海中没什么印象。只是听母亲生前说,解放前夕,烟台处在白色恐怖中,国共双方拉锯式争夺,国民党的飞机天天在上空盘旋,军舰在海上游弋;大街上兵荒马乱,店铺关门,工厂停工,人心惶惶,纷纷外逃,躲避战乱。在这种形势下,父亲带着我们举家迁回老家,以求生存。回老家后,村里正在进行土改,我们家还分到土地。没房子暂和叔父家住一起,寄人篱下。就这样,我在农村度过了少年时代。

在农村经过了单干、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58年大跃进,60年开始的三年自然灾害,上小学、中学,毕业后家里还想让我考烟台的学校,1964年报名参军。因为带兵人严格保密,到了县武装部集合时,还不知到哪里当兵。直到有一天坐上一辆敞篷解放牌汽车,沿烟潍公路,从掖县向东、向东……那时的烟潍公路是土路,汽车跑起来,后面拖着一条长长的黄色尾巴,尘土飞扬;路面高低不平,坑坑洼洼,汽车颠颠簸簸,跑了近一天,晚上七点多才到达一个小山村。下车后带兵人才告诉我们,这里是烟台市世回尧公社小东夼大队,部队在这里驻防,我们将在这里当兵。由于晕车,又是晚上,迷迷朦朦地跟着带兵的班长,在一个社员家的厢房打地铺住下。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梦寐以求的烟台,不知是不是老天的安排?很快写信告知家里,母亲看到信后非常高兴。

当时,我所在的部队是原济南军区守备第36团,驻防烟台,主要任务是保卫烟台的海防安全。东起牟平解甲庄,西至蓬莱山后陈家,中间有崆峒岛、芝罘岛、西沙旺、岗俞,部队日日夜夜守卫着烟台的海防,保卫着烟台的安全。

这期间我下连后被分到警卫排,后调团电影组放电影。那个年代部队的文化生活比较枯燥,每月看两场电影是主要文娱活动。电影组赶着一辆马车,被称为“马车电影组”,拉着全部设备,三个人每月穿行在从东至西的海防线上。哪里有连队,哪里就是放映点。那时放电影都是在露天,必须晚上放映,所以放完电影住下后,第二天再赶往下个点。一个月两趟,一次要十几天。每天从甲点到乙点,天天跑在路上。夏天顶烈日,冒酷暑;冬天寒风刺骨,冰天雪地;有时路滑,马车上坡不好走,就下车在后边推;有时车轮陷进雪窝里,就趴在车下边铲雪扒泥。风雪无阻,保证连队电影放映,活跃了部队文化生活。

文化大革命期间,团还经常参加烟台市组织的军民联合大会,搭建宣传车,组织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上街游行,团电影组次次少不了。在这期间,我连续四年被评为五好战士,被评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参加团代会;入了党,由士兵提拔为军官。烟台见证了我的成长进步,我也看到了烟台五、六十年代的发展。1969年随部队调防,又一次离开烟台,虽然打心眼儿里不愿意,但服从命令是军人天职,只能随部队走。

离开烟台后,虽多次回烟台开会、学习、看望战友,但总觉得像游子。1989年在威海从部队转业,当时也想过再回烟台,但由于已经在威海安家落户,家属、孩子在威海工作、上学,回烟台的梦想彻底破灭。这次成为烟台市散文学会会员,也算是圆了我一个梦。

退休后闲暇在家,既不会下棋打牌,也很少参加社会活动,生活很乏味。这几年重新拿起笔,写了点小文章,有的还在当地报刊上登载、微刊选用。《烟台散文微刊》2018年67期登载了我的散文《花公鸡》,让我始料未及的是,有近660人点击阅读、40人留言。我一定充分利用这个平台,努力写稿,多出佳作,以回报学会的厚爱。

祝福《烟台散文》越办越好,也祝福烟台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更加光彩夺目,成为一座现代化大都市。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烟台散文公众号,是《烟台散文》的姊妹刊,是烟台散文学会主办的又一微刊。除定期发布名家散文,漫谈散文写作知识,还设有会员佳作,原创首发栏目,文章不求来路,但求唯才,我们寻找的是拥抱生活的佳作。

欢迎文学爱好者投稿,一经采用,邮件回复,来稿请注明姓名、电话等联系方式。

(欢迎投稿!稿件标题三号黑体字、正文五号宋体,稿末请附百字个人简介和生活照一二张,照片附件另行发送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