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故事】烟台人的京戏情缘

    从呀呀学语的幼童,到耄耋之年的老人,不分男女老少,很多烟台人都喜欢京剧。京剧院,只要有演出,定是座无虚席,人头攒动,满场叫好声。   Most peop...


    从呀呀学语的幼童,到耄耋之年的老人,不分男女老少,很多烟台人都喜欢京剧。京剧院,只要有演出,定是座无虚席,人头攒动,满场叫好声。

   Most people in Yantai, men and women, old and young, like Peking Opera. As long as there is a performance, all seats will be filled up and the theatre resounds with applauses and cheers.

爱戏、懂戏烟台人

  烟台人爱戏、懂戏。烟台票友,不仅人数众多,且异常挑剔。“北京学成,天津走红,上海赚包银,烟台来验收。” 可见历史上,烟台的京剧票友在国内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许多票友“眼明耳尖”,对于演出剧目耳熟能详,在和京剧名角儿们的“你来我往”里,还留下了很多轶闻趣事可供消遣。

图片/山东图片库

  清末名角儿孙菊仙曾来烟台演出。孙菊仙先生和谭鑫培、王桂芬三人唱老生戏在梨园行有鼎足三分之势,被称为“新三鼎甲”。彼时孙菊仙先生已是花甲之年,又名高望重,便自认为用不着拜码头了,也未按规矩到票房拜访。那天,他的打炮戏是《空城计》,可从出场唱起,直到唱至“我在城楼观山景”,台下既无人叫好,也没有掌声。孙菊仙那时很红,不管演出到哪儿,场场都是满堂彩,却在烟台遭此冷遇,因此很生气。等他唱到“我面前缺少个知音的人”一句时,自作主张,把唱词改成了“我面前只可惜对牛弹琴”。

  这种生“怼”立刻惹恼了台下观众,双方吵嚷起来,还有观众要求孙菊仙磕头赔礼道歉。经“公关”调解,孙菊仙承认改唱词是不对的,观众也不让他磕头赔礼了,就让他明日重演一出《空城计》。第二天,《空城计》再次在烟台上演,孙菊仙特别卖力,观众们也熟悉适应了孙菊仙的唱腔,演出效果与昨日正相反,观众叫好声不绝。

听戏演戏两不误

  烟台票友不仅会看戏,还会演戏,净、末、生、旦,样样在行。化了妆,唱、做、念、打不一定比名角逊色。公园里,每天都有自带京胡、自由搭档的票友,你方唱罢我登场,梅派、荀派、周派、程派,各派唱腔不绝于耳。京剧,俨然已成了烟台人生活的一部分。

图片/山东图片库

  “尧舜生,汤武净,桓文丑末,古今来几出好戏;山河彩,日月灯,风雷鼓板,天地间一大舞台。”烟台的京剧文化,令众多名角儿争相来此一展技艺,因此大腕儿荟萃,票友群集。“凡事莫当前,唱戏不如看戏好;为人要顾后,上台总有下台时。”细细一想,老一辈的京剧文化,又充满了人生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