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落马原副市长王国群!“我不学法,不懂法......”

1954年5月出生于山东省烟台市长岛县,曾任职过烟台市副市长,烟台市公安局长,落马前职位为烟台市政府特邀咨询。“特邀咨询”一般是市级领导退居二线后给的职位,类似...


1954年5月出生于山东省烟台市长岛县,曾任职过烟台市副市长,烟台市公安局长,落马前职位为烟台市政府特邀咨询。

“特邀咨询”一般是市级领导退居二线后给的职位,类似于参事,设立这个职务,一来是因为一些老领导有着丰富的从政经验值得学习,二来是为了感谢老干部曾经做出的巨大贡献。

名砚出砣矶,砣矶岛是他的出生地

在烟台市有个长岛县,长岛县中部有一个小岛,小岛的名字叫砣矶岛。

砣矶岛旧称龟岛,位于北长岛与大钦岛之间的渤海中部,是长岛县居民最多的一个岛。

岛上港湾很多,俗称“口”,每村有一“口”,为渔港,亦以“口”为村名。

1954年5月24日,烟台市长岛县砣矶岛后口湾村里,一名男婴呱呱坠地,这个人就是王国群。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后口湾村民世代以打渔为业,村里每当有男孩降生,都值得庆幸,因为又多了一个可以下海打鱼的劳动力,然而王国群却挣脱了祖辈世代打渔的宿命。

他选择了踏上仕途,并且有些痴迷于仕途发展,长大后走出了海岛,用自己的努力书写了成功且近乎完美的前半生。

18岁起,王国群成为一名老师,在村里教书育人,两年后光荣入党。此时的他已胸怀大志,教书之余不断刻苦学习,增长自己的知识。

1974年,在砣矶岛井口学校任教的王国群,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当时国家在各地选拔有知识才干的人到高等学府深造。

正所谓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王国群经“考试选拔+群众推荐”,成功走出茫茫大海中的砣矶岛,来到国家首都北京,在中国顶尖学府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就读。

4年后学成归来,王国群选择了留在老家烟台,成为烟台水利工程队的一名技术员。

王国群对待工作颇为认真,十分敬业,他向人们演绎了“唯有努力才能踏上步步高升的阶梯!”。

1983年,年仅29岁的他,就升任了烟台地区水利局副局长,这么年轻的副县级领导干部,在当时是非常不易的。

在副局长这个位置上,王国群奋斗了9年,踏实肯干任劳任怨,他相信自己的职位肯定不限于此。

果然不久之后,王国群又迎来新的上升期,先后历任蓬莱市(县级市)市委常委、副市长,副书记,海阳县(市)委副书记、代县长、县(市)长,海阳市(县级市)市委书记。

从2001年10月开始,王国群起任烟台市副市长,分管城建工作,具体包括房管、建设、规划、城管等部门。

2005年3月,他还兼任烟台市公安局局长,当了一年多。

2012年,王国群受邀任烟台市政府特邀咨询。

王国群走出偏僻海岛,成为一名官至副厅级的地方高官,他的人生履历,是一名草根青年依靠自身奋斗的传奇励志故事。

他也是整个家族乃至整个海岛的骄傲,然而这一切就在他还差一个月彻底退休之际,发生了改变。

清华才俊自命清高

办案人介绍,和很多贪官落马前飞扬跋扈的个性不同,王国群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本分、谨慎、务实、能干,很忠厚的样子,有时甚至有些清高。

了解王国群的人透露,清高这一特点在王国群早些年的从政生涯中表现得格外明显。

到案后,王国群说:“我并不是徇私枉法、为非作歹的人,我有自己的底线。对那些拿着钱来找我办事的人,我是非常鄙视的。”

然而他就是这样一边鄙视着行贿者一边收着他们的钱。

不可磨灭的政绩

王国群出任烟台市副市长分管城建时,当时烟台市城建市场制度很乱,他力排众议,一举取消了土地出让、规划设计等环节的领导签字制度。

经过一年多的整顿,2003年2月,烟台历史上实现了第一宗公开出让拍卖的土地,这一制度极大压缩了权力寻租的空间。

担任烟台市副市长4年后,51岁的王国群迈上了事业巅峰。

2005年10月3日,烟台市政府荣获联合国人居奖,当时正是副市长王国群作为代表去现场参加了颁奖仪式。

作为全球人居领域规格最高、最具威望的奖项,烟台以其旧城改造的实绩和使城市更安全、更环保、更完善的工作成效,得到评选委员会的高度评价。

之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还专门采访了王国群。

四十多年前,王国群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决心要忠诚于党、不背叛党。

从政以来,王国群大胆改革城建、取消领导签字关、试行土地公开拍卖……这些改革创新是他曾经的光鲜政绩,他也是名副其实的“能吏”。

犯罪事实同样不可磨灭

来自聊城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

2006年,烟台一家房地产公司向当地规划局报送开发某小区的项目规划。方案经规划局初审后,需由时任副市长王国群主持的城建规划委员会以票决形式通过方可动工。

公司老板姜某是王国群多年的朋友,为缩短审批时间,该老板找到王国群请求关照,尽快通过审批。

在王国群的过问下,项目很快顺利通过。

王国群的“热心肠”换来了房地产公司丰厚的回报。

2008年9月,这家房地产公司以一套180多平方米的房屋置换了同小区王国群一套130余平方米的房子,王国群为此仅补交差价6.8万余元。

经鉴定,两套房屋实际差价超过40万。

2005年至2011年,王国群接受孙某的请托,为其公司在加快招拍挂程序、规划审批、承揽物业等方面牟取利益。

2003年至2008年、2011年至2014年,每逢中秋、春节,孙某都会准时给王国群送去购物卡。此外,孙某还给王国群送过1万美金和1万元人民币。

起诉书对王国群的19项指控,均发生在王国群与商人之间,其中涉及工程承揽、土地、规划、房地产项目的就有15项。

王国群的受贿行为,绝大多数受贿数额不大。但也有例外,烟台某塑钢加工有限公司行贿人前后共给王国群170多万元,是所有行贿人中行贿数额最多的一个。

行贿人是做门窗生意的于某。为照顾于某的生意,担任烟台副市长期间,王国群曾给多家房地产企业打招呼,要求对其照顾。

在王国群的关照下,几年间,于某的企业获利颇丰。2004年,王国群给一家开发商打招呼后,于某承揽了一项两千多万元的门窗安装工程,利润达数百万元。

为感谢王国群的帮助,于某除了逢年过节送钱外,2008年还将一套复式房子送给了王国群。

但王国群并没有看中这套房子,而是转手以120余万元的价格卖掉。

由于卖房款数目太大,王国群怕人知道,不敢直接将这120余万元直接拿回家,便把钱以于某的名义存起来。

王国群觉得这些钱闲着也是闲着,没收益,便想用这些钱理财。

他让于某办了两张银行卡用于理财。

后来,于某先后两次向这两张银行卡里打入40万元。

2014年3月,得知纪委正在调查自己,王国群赶紧把银行卡还给于某。

是商人的唯利是图不择手段,还是个人的修养不够定力不足,亦或是有待完善的制度环境?

到底是谁“围猎”了王国群?

王国群案件侦办、公诉单位——聊城市检察院检察长王学军坦言,其实王国群并非仅仅是被商人“围猎”,手握大权而无有效监督的从政者,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处处危险。

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才是解决问题的最有效办法。

2014年4月,在王国群还有一个月就要退休的时候,随着山东省纪委对其展开调查,他多年来勤奋拼搏,用荣誉和鲜花树立起的光辉形象,轰然倒塌。

别人打架而他落马

2014年,任烟台市政府特邀咨询的王国群年龄已近六十,此时的他即将面临退休,一心考虑退休后的生活。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一个原本和自己并不相干、且已入狱服法的罪犯打乱了他的规划,居然把他拉下马,送进了监狱。

这名监狱里的举报者姓张,与王国群并不熟悉,也无宿怨。

但他曾是烟台一家知名房地产老板孙某的司机,为孙某服务过多年。

后因种种原因,张某与孙某产生矛盾,被孙某辞退。

被辞退后的张某心生怨恨,遂对孙某进行报复。

他对孙某绑架未果遂入室盗窃被判刑。

被判有期徒刑入狱后,张某更加气愤,便在狱中不断举报孙某乘车到官员家中行贿的问题,其中便牵涉王国群。

尽管张、孙之间的矛盾与王国群没有直接干系,也尽管王国群与这个张姓司机无冤无仇,并没有直接往来,但举报事实清楚、有理有据。

公安局长出身的他竟自称法盲

在王国群的悔过书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不学法、不懂法,最终落到身败名裂的下场。这么多年,我觉得自己违纪违法,都是从不守纪律、不讲规矩开始的,再加上不学法,成为了一个法盲。”

在谈到自己为何收受商人的钱物时,王国群曾这样说:“我为他们帮了不少忙,帮他们承揽工程,他们赚了钱,送钱送房子是感谢、报答我,我觉得理所当然。”

在王国群看来,和他来往的商人都是他多年的朋友和熟人,逢年过节收受的钱和卡,只是朋友熟人间的礼尚往来,不属于犯罪。

王国群从2000年到2014年的15年间,受贿次数多达90余次,特别是其担任烟台市副市长之后。

一部分是请托人利用逢年过节、儿子结婚、打着节日看望领导、走访慰问的名义进行。

除了直接收受财物,还以高价卖车、房屋置换等形式收取贿赂,并且还以委托理财等名义予以掩饰,犯罪手段更加多样、更加隐蔽。

升迁无望导致自己堕落?

“在这庄严的法庭上,感谢检察官的公正、文明办案,帮我澄清了模糊认识。我出生在海岛,家里世代打渔为生。我之所以走到今天,主要是临近退休感到升迁无望,主观上放松了对自己的改造,触犯了党纪国法。在社会大环境下,我也习惯了在物质世界中贪图追求物欲。如今我被永远钉在贪官的耻辱柱上,连累了家庭儿女。”说到这里,王国群泣不成声。

旁听席上,从千里之外赶到庭审现场的王国群家人也已是泪流满面、难过不已。

庭审结束时,王国群表示知罪认罪悔罪。他说:“走到今天,这是我人生的悲剧!

我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表示万分的懊悔!……我违法犯罪,愧对组织,我没有脸去面对组织、朋友和亲人。

我深深知道自己违法犯罪的严重性,我将自觉接受人民的审判。”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烟台市原副市长、原公安局局长王国群受贿案作出一审公开宣判,

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王国群有期徒刑十四年

扣押在案的受贿所得赃款人民币四百三十六万八千四百三十元八角一分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最后小编说两句:

自古以来,就未曾根治过官员腐败,秦有魏冉,汉有李蔡。唐有元载,宋有蔡京,明有严嵩,清有和珅。

本案受审官员一会说自己不懂法,一会又说升迁无望所致(2003年就开始受贿了)

在小编看来这都是在为己开脱的辩解,其实官员落马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德不配位!”

话又说回来,多少人是平民时痛恨腐败,而一旦为官可能也会跟着贪起来。

这是因为“花钱好办事儿”成为了大众的行为共识,很多人认为这叫懂得圆滑世故,实则是在破坏社会公平制度。

这是21世纪最误人子弟的教诲。

久而久之,官员发现自己的权力能换钱,便开始吃拿卡要,不给就不办事儿。

接着为官者纷纷效仿,整个官场一派“腐”气,本想做清官的人慢慢开始怀疑自己,最后抱着法不责众的心理也跟着栽了进去。

官员腐败,理当问罪。但众多认同“花钱好办事儿”的行贿者,也在责难逃!

我们不能一面咆哮着社会不公平,一面又花尽心思去制造这种不公平。

孩子上个学都想着给老师送礼,这是什么社会风气?

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孩子们也成为了商品。

社会虽然不公平,但老天一定是公平的。

为人记住一句话,如果你想从这个社会强占一些资源给自己的话,一定要选择中午去做!

早晚要遭报应的!

素材来源:《法治与社会》《人民检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