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故事】 烟台万米金沙滩 情系大海又一年

  属于我的那个梦,永远与大海、沙滩脱不开关系,同样的如采薇般年复一年,璀璨如斯,闪闪烁烁如万米金沙上散落的华美贝壳……  My dreams are inse...


  属于我的那个梦,永远与大海、沙滩脱不开关系,同样的如采薇般年复一年,璀璨如斯,闪闪烁烁如万米金沙上散落的华美贝壳……

  My dreams are inseparable from the sea and beach. Like harvesting the osmund year after year, they are resplendent, sparkling like colorful shells scattered on the thousand-meter long golden beach.

属于我的梦

  我对《诗经》有着一种近乎疯狂的迷恋,总觉中国诗歌几乎囊括了整个人生的真意,寥寥数笔看似说着万事万物的自然变化,实则将人生的喜怒哀乐,无奈奔波全部收入诗中。“采薇采薇,薇亦作止……采薇采薇,薇亦柔止……采薇采薇,薇亦刚止……”宛如一个长长的梦,人生往返地重复在这年复一年的“采薇”中,都已过去。而属于我的那个梦,永远与大海、沙滩脱不开关系,同样的如采薇般年复一年,璀璨如斯,闪闪烁烁如万米金沙上散落的华美贝壳……

伴我一路成长

  第一梦。那年我 14 岁,在这片大海的涨落中,记录下 4 个女孩儿的誓言。铜铃般的笑声撒在沙滩的每一粒沙子上,青春的炫目无畏下,再美的风景都不过是背景而已,包括这亮到晃眼的万米金沙,飞扬的发丝伴着被海风扬起的金沙,一切都成了最完美的点缀,谁点缀谁已不再重要,我只记得你们说,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第二梦。那年我 24 岁,身边已有另一人陪伴。这万米金沙上的 4人影子变多几个,潮起潮落的海水打在沙滩上,冲起沿岸的沙子,显现时有时无的水洼。我们脱掉鞋袜,踩在温暖的沙滩上,在潮水没过的沙子上写下各自的秘密,重新许下那从未变过的誓言。细腻柔软的沙滩上,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从午后走到日落,从眼前灿目走到影子落在身后,从昨日的种种说到明日的憧憬,一万米的距离,牵手走过,恍如走了一生那么久,我仍记得你们说,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第三梦。这年我 34 岁,带着我的小人儿来到这片沙滩。孩子兴奋地在这细软的沙子上一铲一铲地挖着沙坑,就像我们小的时候一样。彼时我们已尝人生味道,品初生喜悦,也知生死离别,也经执着成放弃。始终庆幸,“知我者谓我心忧”。亦如 20 年前,这万米金沙上有着一个不变的誓言,这是我们儿时的乐园,也成了我们一生的牵挂。

  孩子软糯天真的声音随着海风飘进我的耳畔,妈妈,我喜欢这里。是啊,我的孩子,妈妈也喜欢这里,在这万米金沙之上,有妈妈的童年,有妈妈一生里第一个誓言,也有妈妈要用一生去坚持的誓言。这般美好的感情,希望我的小人儿也能够拥有,懂得友爱、懂得珍惜、懂得践诺,更懂得热爱生活。